排头兵!鲁能足校促中超二队踢中乙 足协已定计划

中国足球需要鲁能这样的俱乐部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进入2019年度,一度被诟病“在国家队表现不力”的鲁能青训出现井喷式增长:

  2019年年初的亚洲杯,鲁能1995年龄段球员刘洋成为主力出战,他是鲁能该年龄段首个出战大赛(国际足联或亚足联主办的正式比赛)的球员。韦世豪入选,但因伤未参赛。

  2019年9月10日,国家队在2022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首战马尔代夫,鲁能1995年龄段球员姚均晟和韦世豪替补出场,其中韦世豪创造点球并助攻,他们也成为第二名和第三名出战大赛的鲁能95年龄段球员,并再次入选了新一期国家队名单。至此,仅仅鲁能1995年龄段就涌现出3名参加世界大赛的国脚。其实韦世豪入选国家队的时间更早,2017年底参加东亚杯并成为队内最佳射手,但东亚杯不算大赛。

  在国青队和国少队,鲁能球员也表现优异:9月22日,2004年龄段U16国家队在亚少赛预选赛以3胜1平的战绩,时隔6年后晋级2020年U16亚少赛决赛阶段比赛,鲁能足校的何小珂、买吾郎、艾力库提、高镜淳和门将陈星入选23人大名单,在全部28个进球(无失球)中,鲁能足校球员贡献11个进球,其中何小珂打进5球、买吾郎打进4球、高镜淳打进2球,何小珂是国少队队长。

  在国奥队、2001年龄段国青队,鲁能球员也都有多名球员入选。

  [培养升级]

  强化高精尖人才培养

  20年的鲁能青训,向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输送职业球员260余人(鲁能青训在中超本土球员的比例始终高于10%),向各级国家队输送国字号球员230余人,请注意,这是人数而不是人次,因为一名球员如果从国少算起,一直到国家队,单单一个人入选国家队的“人次”可能就会达到十多次。

  国青队最后一次晋级世青赛,鲁能青训的周海滨、崔鹏、苑维玮、关震、任永顺都是主力,国少队最后一次晋级世少赛,鲁能青训的李壮飞是队长,王伟龙是主力中后卫。

  鲁能81年龄段(含82年龄段,下同)的刘金东、83年龄段的韩鹏、85年龄段的周海滨和秦升,87年龄段的王永珀和崔鹏,89年龄段的郑铮,都是不同阶段国家队的主力或者主要球员,91年龄段的买提江、93年龄段的王彤和刘彬彬以及95年龄段的韦世豪、刘洋、姚均晟,也都在不同阶段入选国家队或者参加大赛,当然,国家队入选名单远不止如此,比如矫哲、吕征、耿晓峰、高迪,也比如贺惯在2000年到2004年就在鲁能足校接受训练,还比如“遗珠”张弛——虽没入选过国家队,但公认有实力入选国家队。

  但在规模效应的背后,明星效应却不明显:韩鹏是国家队主力中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周海滨、崔鹏完全可以成长为国家队的主力中场,遗憾的是周海滨的欧洲提升之路因为起点过高而没有打通,崔鹏则遭遇自身问题(当时崔鹏被认为几乎没有技战术缺点的球员)。相比较而言,王永珀表现总体稳定,2017年12强赛中韩之战,王永珀奉献关键助攻。

  相对年轻一代的球员中,1993年龄段的吴兴涵因为各项条件极为优异曾被认为是国家队主力的不二人选,但目前成长之路遭遇瓶颈。目前,1995年龄段的韦世豪则是最有可能成长为国家队绝对主力球员的。

  1997年龄段的新生代球员前景还不明朗,但段刘愚、郭田雨、刘超阳、何小珂等球员更加突出一些,当然,年轻球员稳定性不足,他们的未来之路取决于他们自身,其他球员如果心志足够坚强,足够努力,也有机会柳暗花明。

  “对于我们而言,我们一直在思考高精尖球员的培养模式。现在来看,我们自身的培养模式需要提升,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我们同样需要提升的是他们从青训到职业之路的通道问题,这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鲁能足校副校长李学利告诉记者。为了给足校球员打通通道,李学利已变身“推销员”,比如向中乙俱乐部推荐鲁能青训的小球员。

  鲁能培养的国脚数量在国内其实是首屈一指的,和其他职业俱乐部青训相比也优势明显,但上港模式确实带给鲁能更多的思考:两年中乙、五年中甲的磨炼,让上港的张琳芃、颜骏凌和武磊脱颖而出。

  但必须要说的是,鲁能青训出身的球员能够在中超本土球员的比例始终超过10%,这一点足以凸显鲁能的青训质量,但同样,鲁能显然是不会满足于此的。

  [制度保障]

  力推“中超二队打中乙”

  进一步强化选材,进一步打通青训到职业联赛的成长之路,这是鲁能足校当前主抓的重点。实际上,在打通青训到职业联赛之路的过程中,鲁能足校做出了更多的努力,他们倡导青超联赛(周末周赛主客场制)的成立,希望打破“足校”壁垒,让年轻球员在青少年阶段能够综合成长。他们倡议成立“足校联盟杯”,希望借助优秀青训机构打造高精尖的对抗赛,如今,鲁能又在推动青超联赛的改革,以确保青少年比赛的质量提升。

上一篇:侯志强评昔日弟子:韦世豪不怯场 等姚均晟的球衣 下一篇:没有了
bti体育投注站